萤火纸灯

清晨【布姐视角,无CP】

布姐视角的小文章,茸总出场喝了个咖啡(。)。


只是想写写布姐在旅途中的感受。

一方面他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,将良知置于恐惧之上,作出了他一直无法做出的正确决定;另一方面他又失去了生命,面临死亡的威胁却又无法告诉队友。我喜爱这个人物,因此想探知一下他的旅途中的心态。

以上为写作目的。



清晨的太阳从不远处的山后升起之前,屋顶是个吃早餐的好地方,餐桌在露台上摆成一排,俯瞰着下方的山谷。

楼下的花园里,柑橘树和薰衣草在清新的晨风里微微摇摆。

再往下是成团成簇的伞松,堆叠而下,盖住了斜坡谷底的河流,只让那蓝色的河水偶尔地在厚密的树冠间闪出了一丝波纹。

 

乔鲁诺坐在露台上喝咖啡,他那一头金发也在风里晃动。

露台下面,某种不知名的鸟正在教雏鸟飞翔,大鸟如棘齿般嘶哑的叫声与雏鸟的尖叫混成一片。

 

布拉加提一步步地爬上楼梯。

清晨的风里带着水气,就像他带着小队成员一起乘上快艇时嗅到的海风一样,潮湿而沉重,如同狂风暴雨到来前的预警。

他在乔鲁诺旁边坐下,给自己点了杯茶,穿着破旧马甲的侍者应声而退。

 

“这里的风景真是漂亮极了。”金发少年用柔和的嗓音赞叹。

布拉加提循着少年的视线看到了那几只鸟儿,他们全神贯注地观察着,直到布拉加提的茶送了上来。

 

布拉加提在茶杯中看到了自己的脸,嘴唇可笑地紧紧抿着,像一种自以为是的坚持。

老人担忧的脸又浮现在他心里,皱纹皱成一团、连表情都看不清的脸,一双眼睛却闪着刺痛人的希冀:“布拉加提。”

老人的嘴唇在颤抖。

“布拉加提,最近吸毒的人越来越多了。”

那个声音在他的心里回响,越来越远。

“布拉加提,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

“我没想到你会支持我的决定。”布拉加提用拇指摩挲着手中的茶杯,他可以摸到把手内侧的一个小缺口,粗糙地、一次次地啃着他的手。

“我认同你的决定。”少年侧过身来看他,微微挑眉,似乎诧异于他的动摇。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?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仿佛在这样说,透着温柔的责备。“你不必觉得拖累了我们,我们其实都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 

露台下面的鸟叫声似乎变得更嘈杂了,布拉加提觉得它们与内心的某种尖叫声渐渐融为一体,他忍不住开口,某种郁郁寡欢的感情迫使他开口:“我很抱歉……”

“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的。”少年并没有接话,他低头望着河面,给自己加了点咖啡,再次开口时,他的声音平稳而坚定:“我们将在黑暗中开辟出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。”

 

半个太阳从山巅探出头来,光线从天际伸展,穿越了云朵、山川与河流,将少年从背后环绕。

那些金色的线条交织着,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冠冕。

布拉加提看着,他耳边的鸟叫声远去了,他的内心平静下来了,但在这平静深处,某种更沉重的哀戚涌了上来,就像大地裂隙下黑色奔腾的水流。

自他失去血流、心跳与呼吸后,内心深处的情绪是他在这具躯体上唯一拥有的,“活着”的气息。

 

新的嘈杂在楼梯口涌了出来,从鸟叫声的包围中冲出来,笑着闹着,渐渐近了。

其他人起床了。

 

布拉加提内心的水流渐渐沉寂了,那份嘈杂给他的身体注入了新的动力。他举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

太阳从山巅跃入空中,空气一点点热了起来,潮湿而沉重的水气被驱散,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热度和明亮的光,吻过他的发根,抚过他的皮肤,将他包裹。

而那份嘈杂也更加近了,纳兰迦的小脸凑了过来,嘴里嘟囔着什么,一只手撒娇似地来蹭他、扯他的袖口,另一只手拽着米斯达的衣领。米斯达暴躁地扯开纳兰迦的手,于是双方进入了新一轮的撕扯。稍远处的阿帕基一脸嫌弃地转头,想和特里休打个招呼。

 

太阳越来越高了,一切都被阳光照亮了。山川、河流、树木、鸟儿、自己、乔鲁诺、其他人……所有一切都包裹在光里。

布拉加提感觉自己要融化在这份逐渐增长的热度里了,所有的哀戚与平静都褪去了,想要说出口的话、纷乱的思绪都消失了,一切的一切,都被这份炽热吞噬了。

 

老人的脸又浮现了,眼里的希冀暗了些,变成了一种火焰余烬般暗淡的哀求:

“布拉加提,你能不能……你能不能把那些毒贩和毒品赶出去?”

 

他不再感到畏惧。


自我的价值

不愿意在公开的渠道发表文章,有的时候这种行为,也许带有一种对否定的恐惧。


《身份的焦虑》里提到,人们对于名声的渴求就像是对于爱的索取,只是人们总是将这种动机隐于心里,而这也是当然。一个人渴求名誉大家总是理解,若是他露出渴求爱的面容,大概就会被视为心智不成熟的大儿童。

人们总是喜欢成熟稳重等等表现,总觉得大人与孩童间有个明确的蜕变,但在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,大人由孩童长成,但是他们微笑或哭泣时眼里的色彩,往往和孩童无异。

而我赞美这种神色,它们总是让我想起一些永恒不变的东西,一种永远不变的生命力。


从事了一个不喜欢的职业,下定了决心转行,却又对于自己的动机有些恐惧。

转换专业重读本科这一行为固然勇敢,但是背后是否也有对名声这种社会之爱的渴求?毕竟我觉得人之渐长,就愈来愈觉得自我之平凡。

但这种平凡也许并不可怕,其中蕴含着对于人类共性的认同和慈悲。若世人都平凡,那么苦是共有的,乐也是共有的,得到是共有的,失去是共有的。

从这一角度来看,死亡其实在我们年轻时已经向我们挥手,用这世间的种种经历,抹去我们的棱角,告知我们那同样尘土飞扬而寂静的归途,坟墓。


但下定决心之事,大概也不会回头,只在于前路该如何走,才能更为顺利。

我在合同和法律意见书里抬起头,开始阅读建筑设计的书籍时,会想起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的主角,朋友以他来鼓励我追逐梦想,然而那个疯狂的画家倒是让我心生恐惧与厌弃。

理想应当为生活服务,若是理想成为了生活的主子,贪婪地吞噬了生活中的一切其它乐趣,这实在让我恐惧。同时这一行为也隐含着一种对于社会大众的谴责,仿佛他这苦行僧一般的生活,倒是因为大众不理解不同情他,而后在他死后对没有看上他的画作而懊悔不已。


因此所谓世人的冷漠让世界少了一个天才,这种孩子气的态度其实让人莫名。人生之路,梦想与成就,皆是为了自己,自我折磨后获得成就,为世界做出贡献,说到底全是为了自己,他人之蔑视与懊悔其实没有任何意义。因此无论是过度的自我折磨或过度的渴求名誉,都不应该责怪于别人,仿佛小孩子摔倒在地上,哀啼着指责这世界违背了自己的意志。

而那些为自己没有发现天才而懊悔的人,与其说懊悔于天才的陨落,倒不如说是懊悔于自己丧失了一个表现自己独具慧眼负有鉴赏能力,或者说通过购买画作而获得财富的机会。


人类惯于自欺,好玩这种游戏。因此人与人之独立,或者说身而为人的孤独,明明特别鲜明而残酷,却从不被人提起。

亲朋好友,同事爱人,其实无有任何了解,只是碰巧聚在一起,彼此说着对方都不清楚真意的闲话,或者为了自己而成为他人的关爱者或者凌虐者。我们以自己的心看世界,说到底看到的还是自己。

只是大家都不愿意接受,喜欢那些软绵绵的爱情故事或者成功鸡汤罢了。


我曾不懂叔本华,认为他严肃晦涩,现在却觉得他的文字极其辛辣而带着有趣的狡猾。

萧小七:


















从这三张照片中你看到了什么?绝望和恐惧,更多的是对世界的一种无奈!


图一,是一个平民,为了向士兵证明自己并不是恐怖分子,自己并没有携带任何的炸弹活着武器,脱下了自己的衣服。


我看到这几张照片的时候,我感觉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塞着了,很难受,很不舒服!


当年,祖国也经历过这样的痛楚,我们的祖辈也曾活在这样的世界中,他们也曾经害怕过,绝望过!


战争,带来什么!


只有伤痛,只有别离,只有无奈!





一将功成万骨枯



生命从来都是最宝贵的,可是在战争这个绞肉机的面前,却是如此的脆弱!


而发生战争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人类的贪婪,仅仅是因为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。如此简单的一个目的,却让无数人失去了家园、亲人、朋友和宝贵的生命。




但愿世界和平,但愿世界没有战争,但愿所有的人都能够过上幸福的日子!


另外,推荐一本书:




巨人的陨落


一本讲述一战的书!也是我现在正在看的。


本书的人物很多,可能你在看的时候会有分不清的时候(我才不说我就是这样呢!),但是我还是强烈的推荐。


这本书没有宏大的战争场面,没有英雄美人的情感纠结,没有正义邪恶的争锋相对。只有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只有他们平凡的生活!


以上,是再读这本书的时候产生的一些感想,虽然只有寥寥数字,但是能够表达出来,我也很开心了!这本书,也是我强烈推荐你看的! 

看到这里的伙伴,感谢你的支持!最后,愿世界和平,愿世界没有战争,愿所有人都幸福的生活!愿你开开心心每一天!

O(∩_∩)O谢谢!!!